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彭琰 > 大健康的社会性

大健康的社会性

大健康的社会性

 

广药与阿里联合的药品扫描条形码和爆品金戈铁玛,将其称为了大健康,这远远脱离了经济学的价值理论,也脱离了人体平衡健康的医学理论,更过犹不及地称之为大健康标杆,则作秀味十足!

第1,大健康是基于大环境前提的泛指概念

 

大健康的概念是个广义而泛指的,其内涵是囊括了人类健康的所有方面,不仅是身体方面的,也包括心理的、精神层面的健康,而外延则是涵盖了与人类健康发展相关的所有环境因素,包括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社会环境和制度环境。

 

不能不说,毕节4个儿童的悲惨自杀源于不健康的心理,更来源于不健康的社会环境。

从一般性角度来讲,这4个环境因素对于人类健康的影响指数远远高于人身体物理状态的变化指数。

 

对于亚健康人群而言,其身体的变化不是由于偶然性因素所导致的,而是由于天天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甚至马路上奔波;被污染了而无法彻底清除细菌的饮水;连绿草鲜花也暗然失色的雾霾空气;一不小心吃了用废纸箱制成肉馅的小笼包;由于压力和不顺而隔三差五与人争吵的烦躁情绪,对于这些致命的因素,没有顽强抵抗力量的人是一定会在30岁之前就进入了亚健康范畴的。

 

脱离了环境而谈的大健康是概念的错位、定义的乱用!任何人群的大健康都应基于其特定的环境因素而展开。养老院里完全不能自理区域的空间结构严重错误,根本没考虑到特殊情况下移动老人的方案,这种非人性情形的设计、管理和能力根本就不符合养老院的基本标准,这些事件不是大健康社会环境因素的范畴吗?撇开这些宏观性的、原则性的、本质性的问题不谈,而谈老年人的某个保健产品有什么社会意义呢?

 

第2,老板家的健康不叫大健康

 

无论是新出了某个保健品、保健设备,还是诱人情形下上了健康保险,抑或是消费者可以扫描药品的条形码来辨别真假,等等,这些都是那个企业的事,以及那个企业老板的事,与社会性的大健康无关,更何谈男性滋补品的金戈铁玛,这种更具特殊性和特色性的产品似乎最相关的是贪官养二奶的群体,绝没有社会性,更不具普遍性,从何而谈大健康呢?

 

这些炒作也好、作秀也罢,充其量是那些特别、特殊、特供、特色群体的家事,或者说是生产这些产品企业老板的家事,总之是:家事!不是社会之事,更不是大众之事!

只有切关大众利益之事才可称其为“大”,而健康的社会必须是大概念的大众健康。

 

第3,大健康只能基于大价值而存在和发展

 

互联网的中国泡沫,就像吹薄质地的气球,费了很大的力气将气球吹大了,刚系上绳口挂在空中,“砰”,爆了!?所以,用气球装饰房间是最不经济的。

 

而社会性的一切东西都必须具有价值性,否则,就是社会性的损失和损害。大健康同理,无论是大健康的制度建设,还是大健康产业链的构造,还是健康企业的创新与产品推销,都应首先立足于人类和社会整体具有经济价值。

 

水、空气、食品、交通、公共设施、救济体系等这些涉及每个个体的环境因素,才是大健康存在的前提和充要条件!

 

凡谈及大健康的个体都应首先着眼于这些要素问题,否则,都是打着大健康的旗帜,做的却是个体性、个别性、局限性的事情。这种行为既忽悠了自己,也忽悠了社会,给社会没带来任何价值,甚至负价值。

 

因而,打造大健康的环境系统才是社会发展的健康之道。

 

 


 



推荐 8